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海外华人网 -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网站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搜索

记忆的年轮

2018-1-13 05:08| 发布者: leedell| 查看: 1| 评论: 0|原作者: 辰轩

摘要: 已经记不清是一种什么样的样子了。 总觉得身边有一张无形的脸,被什么东西稀释的越加干薄,也越加消瘦,有突出的颌骨,也有干枯的皮肤。总觉得在某个不起眼的墙角有一张白纸,被什么东西给涂的七荤八素,等干了,褪 ...

已经记不清是一种什么样的样子了。

总觉得身边有一张无形的脸,被什么东西稀释的越加干薄,也越加消瘦,有突出的颌骨,也有干枯的皮肤。总觉得在某个不起眼的墙角有一张白纸,被什么东西给涂的七荤八素,等干了,褪色发黄了,就扔了。也总觉得脚下无时无刻都有一张斑驳的叶子,被什么东西踩碎了,被虫蛀了几个窟窿,掉地上,就散了。

记不清了!是真的记不清了!“那东西”太难找了!也太单调了!

那东西,就像是——像是——是一棵砍断了的老树!在粗糙的切面上,荡漾开的一圈圈年轮……

那张脸,其实是看得到。只不过太模糊也太小,小的像年轮中间那个小点一样不会让人在意。

在最初的时候,那是单独于某个人的印象,后来就发展到了周围的亲戚朋友乃至走过的人群,再后来,就是千千万万个陌生的面孔。这起初都是美好的,只不过“那东西”太坏了,坏的可以让一切都改变,一张简简单单的脸,就被它捏的变了形,捏出了皱。可这样一个小小的点,就是年轮内心最初的记忆,褶出的皱,后来就演变成为树皮,然而,无论如何,那个小点是永远在更替着的——每一个小点都会放大成为一个年轮。( 文章阅读网:www.sanwen.net )

就算是那张白纸,也不是随便就能扔掉的。他藏的地方哪是什么墙角,其实就是承载着年轮的树桩。树桩在刚开始时也是没有年轮的,仿佛就是一张纯粹的白纸,可是后来,当纸被浸染了颜色,树桩的年轮也就浸出来了。那年轮浸染出的不是单纯的记忆,而更像是某种经历,那经历由那个小点开始慢慢向周围扩散,越来越大,越来越多,直到那年轮的尽头——一圈厚实的树皮。这张纸我们谁都扔不掉的,因为“那东西”会将它像年轮一样深深的刻在某个地方,只有这张纸烂了,才或许会有人去寻找吧。

你说还有叶子?不不不!叶子不会是树皮的,然而他却是易碎的。你何曾看见过年轮会蔓上枝条,从枝条的骨朵里挤出一片片有纹理的叶?叶子在枝桠间疯长,有无数多个相似却又不相同的绰影在其间徘徊,踯躅。可终会有那么一些叶子被狂风打飞,被虫咬掉,也或者被“那东西”扔掉。倘若你收起那叶子上的纹理,将他拉伸回枝干间,把他切开,你定会发现,那枝干里面是缩放的年轮,和树桩里的年轮也一模一样。这是年轮的延展,也是他的子嗣,只不过,枝干间的小年轮终究比不上树桩里的大年轮长久。叶子会凋落,会重新长出来,而年轮,则在漫长的岁月里永不改变,他只会不断的扩散出更加密集的年轮轨迹,成为不会停止生长的参天大树的支柱。“那东西”,对他的作用是无比细微的。

你认为我这是在说些什么?这就是那个“记忆的年轮”?

是的!所有的所有,全部的全部都是!都融在这个小小的年轮之中。

我会从中看到那张无形的脸——那是老去的亲人的苦脸,也是新出生的亲人的笑脸,我们看着一张张苦脸消失,又看着一张张新脸而欣慰,甚至,我们也在那张无形的脸中。

我也会从中看到那足以走到终点的人生——人生来就是一张白纸,却会因为不同的笔墨而变得丰富复杂,无论这期间有多少变化,谁都会在亲切的土壤里褪色,溃烂,成为树的养分。

我更会从中看到自己的影子——最后的那叶子,就是我们自己了,无论我们多么努力的去创造生机,总会被一股无法抵挡的力量推出生命线,我们就真的是在凋落的叶!但我们丢失的一切,都充实了那年轮的圆圈。

是那东西!是那东西造成的!我不敢极端的下定义把“那东西”叫做时间,但它的模样真的太长了,长的我们无需看到它的尽头,就会被抹去所有的印记,长到一种无边无际的生与死的度量,长到可以摧毁一切。

或许,它的寿命只能用这年轮来记载吧,而我们就是那些总在放大着半径的年轮。它操控着我们旋转成长的轨迹,让我们不得不一路走下去。

这拥有着我们一部分记忆的年轮,是大自然的启示。

它是贯穿我们生命始终的,也是我们一直在探寻着的,却永不会明白的东西。

首发散文网:https://www.sanwen.net/subject/3956444/

联系我们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海外华人中文网   

GMT-8, 2018-1-19 01:46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返回顶部